大众称速腾后悬架断裂系外力 数百车主集体维权

  在质检总局启动缺陷调查后,一汽-大众新速腾的质量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但近日却有车主爆料,厂家对投诉车主称新速腾断裂系因外力冲撞侧方或后方引起。而面对一汽-大众对解决方案一拖再拖,已有200多名车主准备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权

  在质检总局启动缺陷调查后,一汽-大众新速腾的质量问题引起了广泛关注。但近日却有车主爆料,厂家对投诉车主称新速腾断裂系因外力冲撞侧方或后方引起。而面对一汽-大众对解决方案一拖再拖,已有200多名车主准备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权

  针对新速腾非独立后悬架频繁曝出的断裂问题,一汽-大众7月22日在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其为“极个别案例”。且其在官方声明中称:“在发现问题的第一时间组织各方技术专家进行了全面的诊断和评估。”

  不过,《投资者报》记者调查后发现,在此事件中,一汽-大众涉嫌通过4S店经理息事宁人,与遇事车主达成不得对外宣传的“保密协议”(详见本报总第324期报道《新速腾后悬架断裂频发 遇事车主遭4S店经理封口》)。

  然而,8月14日的一则消息却让一汽-大众的官方声明显得颇为尴尬。国家质检总局当日发布消息称,针对消费者反映较多的一汽-大众新速腾后轴纵臂断裂问题,执法督查司已于近日启动缺陷调查。

  《投资者报》记者就此问题于8月19日以消费者身份拨打一汽-大众客服热线时,客服代表如此回复。

  此外,近日有部分车主向《投资者报》记者反映,一汽-大众的客服在对投诉车主回访时表示,新速腾在侧方或后方受到外力冲撞会引起后悬架开裂。

  一汽-大众客服在对投诉车主回访的统一回复中是否有此类表述?公司如何看待质检总局的缺陷调查?公司组织的技术专家评估结果是什么?哪些证据可以证明“速腾的后悬架问题并非设计和制造过程中出现的批量问题”?

  为求证上述问题,《投资者报》记者于8月20日拨打一汽-大众的客户服务热线。根据客服要求,记者将采访提纲发送至公司邮箱但截至发稿时,《投资者报》记者尚未收到一汽-大众的任何回复。

  此外,根据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消息,来自全国各地的200多名车主欲委托律师事务所,准备就新速腾的质量问题向一汽-大众维权。

  与之前坚持声称“速腾的后悬架问题属于极个别案例,并非设计和制造过程中出现的批量问题”不同,近日,一汽-大众对新速腾后悬架断裂的回复口径有所变化。

  8月20日,来自浙江的徐先生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其于8月19日上午接到一汽-大众客服的投诉回访电话。该客服在解释新速腾后悬架断裂的原因时称,“新速腾在侧方或后方受到冲撞会引起后悬架开裂,行驶后会出现断裂现像,如果没有受到撞击将不影响使用。”

  徐先生表示,他于2013年7月1日购买了一辆2012款1.4T手动豪华型速腾。今年8月17日,徐先生检查车辆时发现后悬架右侧纵臂有两处裂缝,并伴有油漆脱落现象,当时车辆行驶里程为7800公里左右。

  徐先生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当其向一汽-大众客服质疑其车辆没有受到过任何方向的冲撞,为何会有裂缝时,该客服让徐先生去4S店检查车辆。

  来自山西的周先生以及来自天津的王先生告诉《投资者报》记者,他们也都于8月19日接到了一汽-大众的客服回访电话。周先生表示,客服在解释新速腾后悬架断裂的原因时称,是由于撞车等外力引起的。王先生遇到的情况与周先生的类似,客服也称断裂是因为侧面受到撞击等造成的。

  对于非碰撞发生的断裂情况,回访周先生的客服未从正面回答问题,只是称一汽-大众有完善的售后服务体系,让周先生去4S店检查车辆;回访王先生的客服则表示其会向上级反映此问题,一汽-大众会配合质检总局的调查。

  记者就上述车主反映的问题向一汽-大众方面进行求证,但截至发稿时,一汽-大众并未回复《投资者报》记者所提问题。

  与上述部分投诉车主被客服回访不同,来自北京的车主王先生在车辆后悬架纵臂出现裂痕、多次与一汽-大众协商无果后,无奈之下拿起了法律武器。

  王先生告诉《投资者报》记者,其于2013年1月15日购买了一辆2012款 1.6L自动舒适型新速腾。在8月15日看到质检总局对新速腾启动缺陷调查的消息后,便于次日去4S店检查车辆,发现后悬架纵臂有一处裂痕,当时行驶里程约为2.7万公里。但是,该4S店技术经理否认该痕迹为裂痕,称该痕迹为出厂时铸造件留下的冲压痕迹,并表示很多车出厂都是这样,并不影响行驶安全。

  王先生愤慨地告诉《投资者报》记者,“虽然我不是技术专家,但是用手一摸就知道这是裂痕,裂痕也能很明显地看到!”

  王先生与4S店协商,但4S店称没有解决方案。随后,王先生又与一汽-大众联系,但厂商表示所有问题都必须经过4S店解决。无奈之下,根据车友的介绍,王先生委托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京师事务所”)进行维权。

  8月20日,《投资者报》记者随同王先生来到京师事务所,跟踪该项维权最新进展。在现场,《投资者报》记者了解到,王先生已与京师事务所签订《委托代理合同》、《授权委托书》等相关协议,并已将购车发票、后悬架纵臂裂痕照片等资料提交给律师。当天,王先生与律师就维权的相关事项达成一致,律师将在随后的一两天内向一汽-大众和王先生购车的4S店发律师函,发律师函后若一汽-大众拒绝与律师谈判,律师将对一汽-大众和该4S店向法院提起诉讼。

  在谈到此次通过法律程序进行维权的诉求时,王先生表示,“要根据法律来提出自己的合理诉求,首先的诉求肯定就是退车!”

  《投资者报》记者随后与王先生再次来到当时购车的4S店,检查车辆后悬架的最新状况。4S店的技术人员坚持称该后悬架纵臂上的痕迹不是裂痕,不影响车辆正常行驶。当4S店将车辆撑起后,《投资者报》记者以及王先生准备对该痕迹进行拍照,此时,技术人员对此十分敏感,立即阻止。其接着通过电话叫来三四名工作人员,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坚决制止王先生进行拍照;另一位工作人员则表示,4S店只能听从一汽-大众的指示,若厂家表示可以换成独立悬架,则4S店就会照办。

  除了王先生委托京师事务所进行维权并已准备起诉一汽-大众外,另有200多名速腾车主已有意向委托该事务所进行维权。

  据了解,此次京师事务所是公益代理因“速腾后悬架质量门”而引发的集体维权事件,并成立了由王旭、杨承富、魏绍玲、白飞云、杨建华等律师组成的专家律师团承办维权事宜。

  《投资者报》记者采访到此次公益维权的联系和发起人之一、来自北京的车主邹先生。在谈到为何想到要与京师事务所联系进行公益维权时,邹先生表示:“一是消费者面对企业太弱势;二是法律维权,维护自身合法权益,是无奈的正当选择;三是我们速腾车主都是受害者,如果我们堵4S店,就会变成侵害者,也不符合法治社会背景;四是厂家面对断裂事实,不关心我们的安全,很久未给出正面回应,还要起诉发布断裂消息的车主,那么,我们就对簿公堂吧;五是律师认为该事件有代表性,表示甚至能推动立法,对于法律的完善是好事。”

  8月20日,维权律师团的魏绍玲律师告诉《投资者报》记者,“目前已有2000多车主陆续地跟我们进行接触,其中有200多车主有意向委托我们进行维权,在陆续地签订委托代理合同。”

  在谈到一汽-大众需要承担的法律责任时,魏绍玲律师表示:“如果经过相关鉴定,确实出现了产品不合格情况,一汽-大众需要承担退车的责任。因为它本身是不合格的产品,仅召回是无法解决此问题的。如果不属于不合格产品,或者质检总局认为其属于召回情况,则事件的解决不排除车辆召回的可能。”

  在中国汽车质量网的投诉排行榜上,速腾和福克斯是一对“难兄难弟”,始终排在前两位。据统计,今年1月~7月,速腾以906条投诉量名列投诉排行榜第一,而福克斯则以578条位居第二。此外,从最近一年(2013年8月1日~2014年8月1日)的投诉统计数据来看,福克斯则以1141条投诉量名列排行榜第一,速腾以1025条紧随其后。

  与投诉速腾的车主主要反映后悬架存断裂安全隐患不同,福克斯则主要因变速器漏油问题遭遇了车主投诉。

  事实上,早在2013年7月,就有相关媒体对福克斯变速箱漏油情况做过专题报道。那么,福克斯漏油事件的结局是什么呢?

  《投资者报》记者于8月19日以消费者身份致电福特汽车客服热线,客服表示:“目前厂家推出了延保服务活动,从今年7月29日开始实施,这项服务主要针对的是,配备了PowerShift 6速自动变速箱的油封渗油问题,以及该问题所导致的车辆在加速时有可能出现的过度抖动并伴随相应的异响情况。针对该问题,延保期限自车辆保修之日起延长至5年或者16万公里,两者以先到为准。”同时,该客服还表示,“本次延保服务是由购车4S店以短信的方式通知客户。”

  为了了解具体情况,《投资者报》记者于8月20日根据福特汽车客服的要求向长安福特公关部邮箱发送了采访提纲。次日,记者收到了长安福特公关部工作人员车志宇的回复邮件。

  公司为何在今年7月份才开始对问题车辆实行延保服务?车志宇在邮件中称,“我们一直在为有相关问题的福特车主维修车辆。同时,我们一直非常认真监测我们车辆质保的数据,并根据这些质保数据决定延长变速箱质保期限令消费者安心用车。”而对于延保车辆的范围,车志宇则表示:“我们的客户满意计划在全球范围内涉及的车型包括2010年~2014年款嘉年华、2012年~2013年款福克斯以及2012年~2013年款翼搏车型。采用手动变速箱或柴油发动机的车型则不在计划范围之内。”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根据客服要求,《投资者报》记者分别于7月30日、8月20日先后两次向一汽-大众发送采访提纲,但截至发稿时,记者尚未收到一汽-大众的任何回复。

F